P2P消亡史

红极一时的P2P,在大众眼中,就这样平淡且安静得画上了句号。

就在2020年终于跨入了最后一个月的前两天,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在《财经》杂志2021年会上宣布,全国此前运营的所有的P2P平台已经在11月中旬完全清零。

这个在大众眼中风光了十年的领域,终于落下了帷幕。

帷幕背后,有监管部门在马不停蹄地督促平台实现兑付避免坏账;有无数中小投资人在哭天抢地要求平台还回投入资金;更有无数双此前憧憬P2P行业如今却暗淡无光的眼睛……

从一开始的良好初衷,到后来肆意生长,再到最后监管重拳出击,无数此前名盛一时的P2P平台不是倒在了行业浪潮中,就是逐渐在监管渐严的态势下选择销声匿迹。

P2P消亡史

宜人贷

如果说P2P行业是个年轻的行业,那么宜人贷绝对算得上“老人”。

诞生于2012年P2P热潮之中,甫一出生,就在一众同质化严重的P2P产品中出类拔萃。原因无他,宜人贷打的旗号就是“为城市白领人群提供借款咨询服务”,于是吸引了一群城市较高收入人群将资金投入到了宜人贷中。

在后来的宜人贷高管采访中,曾经对瞄准白领人群的战略进行过解释:一是该类客户资质较好,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资金需求;另一方面,白领人群多用互联网,网上的数据较多,这样才有可能实现线上授信。

发展三年,宜人贷势头迅猛。准确地切入到了良好资金来源人群,迅速在P2P领域做出了成绩。2015年,宜人贷的发展达到了顶峰。

2015年12月18日,宜人贷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,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海外上市第一股。

虽然在上市后宜人贷的股价一开始一路走低,但是后期势头强劲。上市后的半年期,宜人贷股价一路水涨船高。2016年8月11日,宜人贷股价相较于上市时的价格,涨幅超过了200%;相较于最低股价,涨幅甚至达到了十倍。

而当时的美国P2P领军企业LendingClub,市值也仅仅高于宜人贷0.8亿美元左右。

但是宜人贷的发展之路,在此时也踩下了刹车。

宜人贷虽然发展迅猛,但是随着规模的扩大,贷款坏账率在攀升。而且P2P行业监管开始逐渐浮出水面,宜人贷的日子不再像以前好过了。

2019年,宜人贷开始进行转型过渡,唐宁甚至将宜人贷和宜信部分业务进行了重组。就连宜人贷的名字,也被升级为了“宜人金科”。

但是名字中带金,并没有给宜人贷带来好运气。2019年,宜人金科的促成贷款总额为391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滑38.23%。同期公司净收入和净利润都有着超过20%的下滑幅度。

再到今年4月份,在央行提供的一份回复内容中显示,宜信旗下知名P2P平台宜人贷已被纳入北京互金风险专项整治范畴,北京互金整治办正对其开展清理整顿。

宜人贷如今再也不复当初的荣光。

陆金所

除了宜人贷之外,另一家更具风头的P2P企业,当属陆金所。

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,陆金所背后也有着一颗参天大树,那就是中国平安集团。

借助P2P的浪潮,平安集团在2011年9月于上海注册成立了陆金所,于次年3月正式上线运营了网络融资平台。

陆金所可谓是最早一批的P2P选手,在内部人所称的陆金所1.0时代,P2P是陆金所唯一的业务。

与其他家P2P不同的是,由于背景平台巨大,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陆金所很快就在P2P市场取得了领先地位。2016年,陆金所的P2P业务交易量排名全国数千家P2P机构第一。

但是就这样一家背靠大树,拥有绝对实力的P2P机构,却早在2016年占据了全国P2P交易量市场第一的背景之下,开始了渐渐将P2P业务剥离出中心。

在陆金所的执掌人计葵生的计划中,陆金所追求的P2P业务只是1.0版本的陆金所。2.0时代的陆金所就已经转变为跨门类经营的开放金融平台,而不仅仅只是单一的P2P机构。3.0版本的陆金所更进一步,将P2P业务列为非中心业务。

在3.0版本提出的2015年,正是陆金所P2P业务登峰造极的一年。陆金所其实早就在准备P2P业务的退路。

在2018年转型后,陆金所早已不是依赖P2P业务的金融机构,而是更多地将精力放在了金融产品业务开发,财务咨询等方面。

2019年,处于P2P监管风头的时候,陆金所宣布退出P2P业务。如今的存量P2P资产规模,已经降至整体的8.5%。

P2P江湖再无陆金所。

拍拍贷

如果论起究竟是谁提起了P2P这一概念,可能各有传闻。但是要论起中国P2P江湖由哪家而起,拍拍贷当仁不让。

2007年7月,上海嘉定,几个年轻人一起凑钱成立了拍拍贷。拍拍贷成为了中国第一家网络信用借贷平台。

创始人决定借鉴国外的P2P平台Zopa的发展模式,成立“纯正”的P2P业务平台。这种借贷模式在当时的国内,实属于“一股清流”。

但是由于征信系统不够完善,拍拍贷在成立后无法控制风险,更重要的是,P2P最关键的第一个P由于出资用户不足,拍拍贷自身的资金贫乏。几位创始人甚至需要到街头扫街,亲自去线下做风控。

2008年,在扫街一年后,拍拍贷来到了线上,开始做线上P2P业务。又过了一年,拍拍贷开始实行收费模式。

在那个中国互联网金融还处于混沌的时代,拍拍贷可谓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成了第一家尝螃蟹的金融公司。

但是P2P业务在扶持小微企业方面,的确在初期卓有成效。上海浦东新区甚至会推荐采用拍拍贷给着急用钱的小微企业用户。2009年8月,央视甚至在新闻频道报道了拍拍贷。

此后,这家第一个吃螃蟹的公司才走上了康庄大道。2017年,拍拍贷仅仅第二季度的累计成交量就达到了165亿元,环比增长56.5%,净利润超过10亿。

那一年,虽然P2P行业监管之风开始吹起,但是拍拍贷却是迎来了势头最猛的一年。2017年11月10日,拍拍贷成功在纽交所上市。

但是在此后,拍拍贷虽然是中国第一家网络信用借贷平台,但是却是P2P行业“跑得”最快的一批。2018年开始,拍拍贷就将重心转到了机构资金方面。2019年,经过两年的调整,拍拍贷的机构资金占比升至97%。

连行业的鼻祖都已经淡化了P2P,业内又还会剩下谁?

PPmoeny

与许多同行一样,品牌,PPmoeny成立于2012年12月。与热潮一同诞生的,还有PPmoeny的野心。

仅仅一年,PPmoeny成交金额就已经突破10亿,并且获得了“中国民间金融领域十大最具投资品牌”称号。

作为行业的头牌之一,PPmoeny虽然在P2P领域赚的盆满钵满,但是另一方面却在时刻准备着“跑路”。

在监管之风开始吹起的2016年,PPmoeny调转了风向,向消费金融开始发展。在2018年的六周年庆典现场上,PPmoeny的CEO胡新曾就明确表态,将消费贷作为主营领域。

但是纵然PPmoeny“跑得快”,依然没有完全摆脱P2P的暴雷。2020年11月,就在银保监会确认P2P机构全部归零的消息出现前,PPmoeny已经暴雷。多位出借人表示,已经发现PPmoeny的App无法进入产品详情页,PPmoeny也无法正常放贷。

这也标志着从广州起家的最后一家P2P机构PPmoeny正式停止运营。

P2P行业从一开始的野蛮生长,“肆意妄为”,到中期几乎疯狂的进场和收割,再到最后监管重拳出击,一个不留。反映的,是P2P行业的初心不再。

本意为小微企业以及紧缺资金用户提供资金的P2P业务,最后却因为资金疯狂进场而惨淡收场。最高峰时接近数千家的P2P机构,总有几家欢喜几家愁,但亏损收场的,依然占多数。

虽然P2P机构被官方宣称已经清零,但是还没有清零的,是无数小型投资者的借款。P2P行业的麻烦,仍未结束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原创版权为民柴网所有,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minchai.com/u/2782.html

如若内容造成侵权/违法违规/事实不符,请联系民柴网客服QQ:4105897进行投诉反馈,一经查实,立刻删除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QQ
联系微信
联系微信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