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段永平那样“枯燥地赚钱”,难道不无趣吗?

段永平和他的四大门徒,在产品可行、营销可实现的基础上,大公司做了一家又一家,钱赚了一遍又一遍,如此“枯燥”地赚钱,难道不无趣吗?

像段永平那样“枯燥地赚钱”,难道不无趣吗?

1

身份就是桎梏

如果把段永平划到中国一流企业家,大概没人有异议。但如今更为人所知的,是他在投资上的本事。

总有些人天生就有能摸准市场脉络的本事和运势,比如段永平,第一次出手就赚到数百倍回报。2002年,段永平“抄底”网易,两百多万美元投进去,一年多时间就涨到1亿多美元。

但是“抄底”,并非段永平投资理念的底色。尤其得考虑到,一次得手通常是运势,长期赢下去必须有理念。

段永平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的忠实信徒,用他的话说,“我的逻辑就是巴菲特的逻辑,原则上没有什么差异”。若说特别之处,大概有二点:一是只投看得懂的,不懂不投,这一点他强调了多次;第二,绝对的集中。

段之所以投资网易,定是看懂了网易的价值低估。2001年,互联网泡沫破灭,刚刚美股上市的网易,股价跌到不足1美元,濒临退市。当时的丁磊决心进军网游,找到懂游戏也懂营销的段永平请教。段对丁讲了什么不甚清楚,但他研究了网易的财务报表,也请了律师评估摘牌风险,第二年,段永平以0.8美元的价格买进,一度成为网易第二大股东。“做足功课后,我基本上把我能动用的钱全部用了,去买网易的股票”。

这投资出手的魄力,跟当年砸钱打广告差不多。咱们《底片》的读者肯定更眼熟,这不就是“超配”么?风险投资人里,我们研究过刘芹的“超配”,但那是职业投资人,基金框架下的超配。段永平做为个人投资者,没有基金组织结构的束缚,没有LP审视的眼光,没有企业运营组织的压力,没有基金存续期的限制,他打的是更加极致的超配。

所以,段永平有一点优势,是职业投资人永远所不能及的,就是自由:投资周期的自由,出手次数的自由,不出手的自由。

网传的段永平持仓,数量“惊人的少”。除了网易,还有苹果、茅台、UHAL、万科、创维、腾讯等。段永平曾经表示,“从头到尾真正投资过的公司最多五六家,卖掉了一些,持有的公司一般在三家左右……我不怕集中,我不是一般的集中,我是绝对的集中。”

只投看得懂的,还以“超配”的形式投资,这不是系统地赢,而是绝招制胜。绝招赢人的概率更高,上限更高,但出手不会太多,所以不会频繁现身,但每当你看见他的时候,就是他赚走大钱的时候。

拼多多也是一样。通常来说,基金投资要有节奏,出手方法要固定有序,那么,套上了框架的职业投资人,在能力发挥上势必有制约。但段永平的投资是自由的,随机的,比如拼多多,只因为“信任黄峥”,把早期投资的“投人”精髓玩了个极致。当段永平以超越投资人身份的自由人投了拼多多这个case,那就是降维打击。

极致的自由,才是段永平的投资绝招。

之后总有人冠名“段菲特”来捧他,还问他要不要做一个自己的伯克希尔,他也没接招。“其实我也管一些别人的钱,但我不希望把这个作为一个职业,职业意味着很多责任……这几年的回报成长,总体来讲也不会比巴菲特做得差,但也不意味着可一直做得到”。

这句话简直是段永平投资理念的核心了。不肯用职业定义投资,就是要摆脱职业带来的束缚,只要绝招出手,就敢说”不输巴菲特“这种话,但如果以投资做职业,就意味着要”一直做得到”绝招的成绩。对段永平来说,既无意愿,也没必要。

于是,段永平后来“不管新的钱了”。

这背后都是人生观在起作用:段永平绝对是个对身份没有诉求、欲念的人。

而身份就是桎梏!

2

Anti-social social Club

段永平说,他是个anti-social的人。

“我是anti-social的,社交很累,很费时间。泛泛的社交里朋友太少,看起来认识很多人,其实很难深入了解。有时间我更喜欢去打打球。”

说实话,这话挺“凡尔赛”的,这种级别的企业家,时间本来就很值钱,“广义上的social”就是时间最廉价的去处。与其说他有“anti-social”的底气,倒不如说,他选择anti-social的状态。

2001年,40岁的段永平宣称退居二线,定居美国。流传的说法是:一年回国两三次,加起来不超一个月,就和门徒们聊聊天、打打球。

但段是anti-social,并不是避世,事实上,他反而把“段永平show up”拿捏得非常巧妙。

比如令他暴得大名的那次巴菲特午餐:2006年,段永平以62万美元价格拍下,带上黄峥吃了这顿饭。事后有人问段,花这么多钱和巴菲特吃个饭值不值,段表示非常值。“其实我并没有把这顿午餐当成生意,就是想给他老人家捧个场,告诉世人,他的东西确实有价值”。

凡尔赛内个味是不是更重了?巴菲特午餐是个多大的流量入口,段永平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数?出那么高的价格竞拍,拍下来就是要给人关注、给人看戏的。

所以他不是接受不了媒体和曝光,而是不需要,需要的时候也不避讳。巴菲特午餐越轰动,价格越贵,他偏就越要用轻描淡写的理由——不求指点,道谢而已,“Just for fun”。话里的分寸很细致,翻译一下:竞拍午餐是表达尊敬,不是崇敬。

除了和巴菲特吃饭,与段永平有明确较多交集的人,只有丁磊和“四大门徒”(OPPO陈永明,vivo沈炜,步步高教育金志江,拼多多黄峥)了,即便亲近的门徒,段永平的态度也略显“疏离”。

比如,四大门徒名气最大的黄峥,曾经公开盖章段永平“人生导师”的地位。但网友提到黄峥是段永平“弟子”时,段却试图撇清“师徒关系”,“黄峥和我确实是很熟的朋友,以前他在Google上班时也确实经常在一起聊天,但总觉得弟子的说法不合适”。

还有一段“隔空对话”同样值得玩味。有网友向段永平发问:vivo为什么做电视?段回答:我也看不懂。事后,vivo掌门、四大门徒的沈炜在采访中表示,“他的意见很重要,但已经好几年不参与公司经营,看不懂也正常”。

师徒互动的画风十分清奇,总给人一种不太熟的感觉。这种表面“疏离”的关系养成,是段永平“anti-social”人传人的结果。

看看四大门徒,常年整齐划一保持低调不世出的姿态。黄峥,拼多多上市了也不去现场敲钟,年满40立马卸任CEO,生怕被人叫首富,几乎复刻了段永平的路子;OPPO掌门陈明永,步步高现任掌门金志江,很多人恐怕都说不出名字;vivo掌门人沈炜,百度词条上连毕业院校和出生年月都查不到……

换句话说,段永平的四大门徒,都不是善于活在媒体里的企业家。他们鲜少接受媒体采访,画风大都“朴实无华”,找不出一两个像样的“金句”。有网友精准概括:有马云的能力,没有马云的口才。

说回段永平。段永平嘴上说着“anti-social”,实际是在用这个概念构建自己的social club,比如他在雪球上活跃得超出你我想象。

几年前,段永平从网易博客转战雪球,自诩“大道无形我有型”,粉丝已超三十万。离开网易之前,段曾发出通知,让老粉留下ID,他会关注。目前,“大道无形我有型”关注200来个人,其中恐怕不乏粉丝乃至散户。

更有意思的是,段永平开通了付费提问,只要199.99元,就可以向段永平发问。段的“接地气”程度也不寻常,互动话题广泛,更新也十分频繁,上至价值投资、企业经营,下至婚恋育儿、运动养生,段永平几乎“日更”的节奏,每天回答网友问题十数个。

段永平不是“anti-social”吗,为什么在雪球这么活跃?

段永平这么有钱,为什么为了区区199.99元的红包回答奇奇怪怪的问题?

首先可以确定的是,段永平是个没有“思维洁癖”的人,他享受这个以自己为中心的社交小圈子,聊得开,也不觉得掉价,愿意与各式网友长期互动,虽然不差钱,也不排斥体验一下“知识付费”。

更重要的是,真正聪明的人,是没有必要从别人那里拿洞察的。没说出来的潜台词大概是:我交朋友从来不在乎聪不聪明,反正都没有我聪明。

段永平移居美国之后,开始做二级市场投资。与一级投资不一样,二级投资主要依靠案头研究解决问题,常规的social相对没那么重要。某种程度上,雪球上获得的信息交流,就是段永平anti-social的基础。这样的信息交换,本身具有价值,也不需要通过人的阶层做筛选,而不同层次的人,也能带来不同层次的信息。

3

被王兴学去的绝招?

绝顶聪明的段永平大概也没想到,二十年前他赖以发家的绝招,除了传给四大门徒,大概还被王兴学去了。

这话可以从三十年前说起。段永平的事业是从接盘“烂摊子”起步的。1989年,刚刚工作的段永平出任日华电子厂厂长——背着200万亏损的烂摊子。

27岁的段永平洞察到了商机——日本任天堂FC游戏机风靡全球,但价格昂贵,国内没有渠道,也没有同类产品。于是,段永平带着公司做出了山寨红白机——小霸王游戏机,借此扭亏为盈,次年产值猛增到1亿。之后拉着成龙拍出“望子成龙小霸王”广告。

1995年,小霸王产值超过10亿。段永平辞职,创办步步高。

这一次,段永平转向VCD行业。当时这行竞争激烈,已经有200多家品牌,妥妥的“红海”。段永平再次采用巨星+金句的套路,找来李连杰,花光账上8000多万块钱,买下《天气预报》的五秒广告,杀出血路。

段永平的绝招是什么?

肯定有人说“营销天才、洗脑广告、占领认知”;肯定也有人会说,段永平“敢为天下后”,一次次杀入红海,凭本事后中争先;想必还也有人说,段永平懂得“利他”,对员工分钱大方,对合作伙伴诚信。

话都没错,但都太显性。

段永平不追求创新,不当先驱,总在某个市场或者商业模式成熟的时候,稳稳当当地把钱赚到。

是不是觉得很眼熟?这也是王兴和美团的成功之道啊!美团在团购、外卖、本地生活乃至出行酒旅,每一个商业模式都是后发制人,但偏偏就能在恰当的时间点进场,还能做得比别人好。

四大门徒也一样。1999年,步步高按照业务分拆为三家独立公司,黄一禾负责学习教育电子业务(后由金志江接任),陈明永负责视听电子业务,沈炜负责通讯科技业务。之后,金志江镇守步步高,还做出了小天才电话手表,陈明永、沈炜分别创办了“蓝绿大厂”OPPO、vivo手机,“第四代”门徒黄峥创办了电商巨头拼多多。

他们的公司和产品,都带着肉眼可见的“段永平色”。

但是有一点非常,非常,非常奇怪。这么一群有钱、有本事,能力达到top级的人,为什么要一直重复同一种商业模式?正常来说,一个人做完一家不错的企业,不都会去寻求更高层次的商业成绩和更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吗?李斌做完易车网又搞蔚来汽车,李想等汽车之家上市完了又搞一个理想汽车,人不就是应该这样追求更高难度、更高层次的人生目标吗?

而段永平和四大门徒,在产品可行、营销可实现的基础上,他们做了一家又一家,钱赚了一遍又一遍,如此枯燥的方式,反复地做,难道不无趣吗?

答案恰恰就是其他人无法成为“段永平”的原因。

如果你对他多少有所了解,就一定听过“本分”二字,那是段口中的成功秘诀,后来你肯定也在黄峥乃至高榕的张震嘴里听到过对不对?是“做对的事情,把事情做对”。你去看看四大门徒的采访,他们也都复读机似的道出”本分”二字,甚至把“本分”写进了企业文化。

这个“本分”,到底是个啥?

2007年,段永平上了一档栏目《波士堂》。栏目最后,现场嘉宾向段永平发起提问,那阵仗简直一场“群殴”,刀刀见肉。总结起来大概是,你段永平能力这么强,又在美国赚了大钱,但一没把步步高做上市,二也不砸钱加大技术投入,把步步高做成“中国的苹果”,没有企业家该有的前瞻性,实在“替段总可惜”。

段永平的一番回答,口才不算出彩,但境界“高下立判”。总结一下:敲钟上市,这种点有“好大喜功”色彩的东西,不是我的目标,步步高已经比很多上市企业做得好,也不缺上市融资那点小钱,哥“有的是”。至于那些激动人心的事情,看上去很美,但我们“能力就这么一点”,要知道自己是谁,要面对现实。最后,small is beautiful(小而美)没什么不好,生存下来,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

还敢说段永平没有前瞻性吗?太有前瞻性了,只不过他的前瞻性,并不是层次高,而是活得久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原创版权为民柴网所有,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minchai.com/u/2839.html

如若内容造成侵权/违法违规/事实不符,请联系民柴网客服QQ:4105897进行投诉反馈,一经查实,立刻删除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QQ
联系微信
联系微信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